她遇害後普京出手多國捲入美國態度微妙!

中新網8月24日電 (記者 孟湘君)“一場卑鄙、殘忍的罪行奪走了達莉婭杜金娜的生命,她有一顆真正的人的心……她用行動證明了什麼是的愛國者。”

8月22日,俄總統普京一封特殊的唁電,讓近日俄知名公共活動家亞歷山大杜金的女兒杜金娜遇害案,熱度再創新高。

杜金娜之死觸發了連鎖反應。意想不到的是,除了俄烏兩國,還有其他國家牽涉到其中……

杜金娜的父親杜金,是俄社會學家、哲學家和理論家,曾任俄國家杜馬前主席、對外情報局局長的顧問。在西方眼中,杜金是一名“思想極端”的民族主義者,曾加入普京的智囊團。父女倆支援克裏米亞入俄以及俄對烏軍事行動,也因此遭美西方制裁。

杜金娜所乘車輛起火爆炸,導致其身亡後,杜金痛陳,女兒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上“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”,但“的敵人卑鄙地暗殺了她”。

22日,俄聯邦安全局“跑步”破案,宣佈杜金娜遇害案係烏克蘭情報部門策劃實施,執行者為烏公民納塔利婭帕夫洛芙娜沃夫克,1979年生人。

俄方透露,沃夫克于7月23日帶著12歲女兒赴俄。為實施跟蹤、監視,其在杜金娜所住樓內租房,並在入境、作案和離境時切換使用頓涅茨克地區、哈薩克和烏克蘭的汽車牌照。遙控引爆杜金娜汽車底部的炸彈後,沃夫克攜女兒逃往愛沙尼亞。

另據爆料,沃夫克曾在烏武裝部隊辦公室服役,心思縝密,“對誰都守口如瓶”。

21日,俄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放狠話稱,如證實此案中有“烏克蘭的痕跡”,那麼這就是“基輔的國家恐怖主義政策”。

烏總統顧問波多利亞克否認烏方牽涉此事,稱烏克蘭“絕不是恐怖主義國家”。烏國防情報局聲明,烏國民警衛隊未參與事件,並否認俄媒關於沃夫克曾在“亞速營”服役的報道。

傳聞滿天飛,沉默了兩天的克里姆林宮22日宣佈,俄總統普京對杜金娜的家人致唁電,並簽令追授其英勇勳章。

唁電中描述杜金娜“聰明、有才華、善良、有愛心”,稱“她用行動證明了什麼是的愛國者”。

第一,安撫人。一位如此優秀的“國家的女兒”慘遭厄運,豈能咽下這口氣?她是英雄,不會白白犧牲,會記住她。不要忘記,是烏克蘭造成了這一切。

第二,提醒烏克蘭。你們搞偷襲讓人看不起,我們火速破案,一切細節盡收眼底。你們得手了,卻在道義上失分,全世界都知道你們的所作所為了。

但同時,此事不得不引起俄方的高度警惕。烏“殺手”靠簡單偽裝能輕易深入莫斯科,刺殺名人並揚長而去,這是多麼危險的徵兆。這意味著莫斯科引以為傲的情報和安保防線出現了漏洞,絕不是小問題……

第三,正如杜金本人説的那樣,提醒烏克蘭背後的美西方,俄在與烏方的衝突中“務必要贏”。這場衝突已持續半年了,雙方仍打得難解難分,如果有人想劍走偏鋒以唬住,那是打錯了算盤。

俄方的意志很堅定。沃夫克飛到愛沙尼亞,即使是掘地三尺,俄方也要引渡她到俄受審。

22日,俄聯邦委員會國際委員會第一副主席賈巴羅夫放話,如愛沙尼亞拒絕引渡沃夫克,俄將對該國採取“強硬措施”。

愛沙尼亞背後有北約撐腰,自然不會跟俄點頭哈腰。愛外長雷恩薩盧認為,俄方關於沃夫克的聲明“是挑釁”。在他看來,是因為愛沙尼亞支援烏克蘭,俄方才試圖以此事施壓。

愛外交部稱,只在符合法律規定時才可公佈越境人員的資訊。只要沃夫克不離境,俄愛兩國,接下來必將陷入引渡拉鋸戰。

另一方面,雖然俄方認為,此次襲擊的對象並非杜金娜之父杜金,但已有分析將此事與杜金的政治立場掛鉤。俄政治問題研究所所長馬爾科夫認為,杜金持親土耳其和親亞塞拜然立場,不排除策劃刺殺者是反對土、阿的人士。

土耳其祖國黨秘書長佩林切克21日稱,謀殺杜金娜不光是針對俄,也是針對地區國家的意志和行動,特別是試圖打亂土、俄在敘利亞“合作反美”的進程。

比起愛沙尼亞,土耳其突然站出來,當然引人注意。其為何越過烏克蘭,直指美國?

一個跡象是,土耳其曾與亞塞拜然、巴基斯坦“抱團”,加強軍事、貿易合作及政治立場協調,試圖反抗美國霸權。

無論是與俄、烏及聯合國分頭簽署糧食出口協議,成為從烏進口糧食的“領頭羊”;還是期望為普京和澤連斯基會晤,確定烏未來路線圖而穿針引線;再或者是加強與俄能源貿易,2022年對俄石油進口翻一番,土耳其都承擔了關鍵角色。

尤其是土耳其不聽話,考慮購買更多的俄S-400導彈防禦系統,並反對芬蘭、瑞典加入北約,種種動作都與美國的意圖背道而馳。美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梅嫩德斯就威脅,反對向土出售F-16戰鬥機。

土、俄正與美國爭奪在敘利亞的軍事話語權。雖然兩國因土堅持越境打擊庫爾德工人黨立場有分歧,但在那裏,它們需要共同確保美國失去影響力。也因此,有人認為美國在背後作梗。

實際上,對美西方情報機構暗中指揮烏特勤人員行事的猜測,從未被證偽。這一回,美國的態度仍然含糊。

當地時間22日,美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拒就“美方是否知道這場襲擊的幕後主使”作答,引發外媒猜測。普賴斯僅表示,美國“明確譴責一切以平民為目標的蓄意襲擊”,並表示烏方已否認與該案有關,而俄方一定會得出“某種結論”。

新加坡《聯合早報》認為,杜金娜遇刺,為持續近六個月的俄烏衝突注入了新的不確定性。

美國《紐約時報》近期的揭秘,也昭示了一些引人聯想的蛛絲馬跡。《紐約時報》在杜金娜遇害前幾天,曾發文描述俄佔區的烏克蘭“抵抗力量”如何暗中行動,給俄軍構成“越來越大的威脅”。在俄軍入烏的好幾個月前,烏軍方已開始訓練這些作戰人員,加劇對俄後方的滋擾。

烏方的行動包括使用汽車炸彈、詭雷以及用射殺目標人物,比如在為俄方工作的駕駛員座位下放置炸彈,使其在引擎啟動時引爆。

《紐約時報》援引一名烏高級軍官的話説,烏軍方內部有兩個實體負責監督敵後行動:軍事情報部門(HUR)和烏克蘭特種作戰部隊。為免被發現,烏訓練特工的基地一直在轉移。每個小組都是獨立的,互不認識,以免人員被捕後在審訊中暴露他人身份。

福克斯新聞網也曾提到烏俄雙方採取“非常規”作戰的可能性,比如網路攻擊。而暗殺是一種更極端的手段。

據稱,烏方想要發出的信號是:“你永遠都不安全”。可以想見,接下來俄烏衝突的界限,只會進一步外延,造成更多、更大的風險。(完)

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